盐月

◎可以叫我盐月/夕永
◎本命Miki Sayaka
◎本命cp 喻黄/黄喻,遇到文荒可能会慌不择路杂食,只会啃粮不会产(因为不会太画男孩子_(:з」∠)_)
◎通常画妹子,最近才点上画汉子的技能点
◎在学校摄影社打杂所以偶尔发点摄影
◎不嫌弃的话可以交朋友吗(/ω\)

【记:邯】

分清楚什么时候正式地写些东西,什么时候娱乐性地记录些东西。找到你的这一张照片,为了不要成为为发而发而决定写点什么,然而认真地说起你又会想到关于LGBT和美术生涯的问题,这样百合番一般的经历,在备忘录一不小心就码了1000+,我却还没动本周末的作业。

这样说吧:一张照片,一个人,一些故事。

一、

记得暑期烈日高照,夏令营放学,你在校门口等着。走了不远到newfeel坐下,还是那个EVA画像旁的座位。奶盐红茶和奶盐奶茶,黑椒烩面。

你说:“我之前有在想,我到底是喜欢你呢还是小晖呢?”

这……哈……?!

“因为我很喜欢抱着你,你知道的嘛。小晖不喜欢我抱她,而且其实我也不喜欢被人抱。但是后来我一想,如果馨仪结婚?派喜糖~!小晖结婚? 跳 楼 自 杀 。所以我弄明白了。”

你带着手狠挥的动作,扬着眉。

我苦笑一下,轻轻摇头。

只是那一刻气氛很沉重,接着你很快开始说想买牛肉干寄给小晖的话题,再往后的汉尼拔之类,不提也罢。

我那时真的是很震惊。

二、

夜幕中在书城看着书,旁边广场上踢着足球的男生们打电话过来说求帮忙买饮料,我说我不想去,你说:亲一口就不用你去。

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看欧•亨利正入迷的我很高兴不用给那帮家伙跑一趟。脸颊上。于是你跑去买饮料了。

后来有一次,给你迟来的生日礼物,呐,这是一——带兵团徽章的帽子,二——黑白熊的笔袋。

“三呢?”

“呃……没有三。”

“好吧,还以为有得亲一口呢。”

“什么啦……”

习惯性推脱,内心倒是没有拒绝。然而你也不再说什么就先跑走了,所以原来你是开玩笑的吗。

三、

你会说起小晖,小晖小晖,小晖小晖。在网路里不顾他人地抒发对她的思念。爽B问你:中二你真的喜欢小晖吗?问得好,我也早就想问这个。在这点上我就总是有些担心你。你真的喜欢小晖吗。担心。你真的不是只是仰慕她而已吗?

或许你是有认真思索过的吧。

在午间教学楼的架空层,阳光投射下柱子的阴影,说问我一个严肃的问题:馨仪,你觉得能接受同性恋吗?

我有发现你在说重要正经事的时候才会这么叫我。……这时候该怎么说呢。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啊。

我觉得我的取向应该是正常的,尽管我还没真•喜欢过哪个男生。但是你非要抱我,拉着手,或者说代入设想什么的话,当然不要太过度了,我觉得也算可以接受的样子。好吧,跑偏了,所以利用代入设想法总结来说我觉得LGBT可以接受,但是又如何说出比较能安慰你的话语呢?

四、

你说想她,你说等她,你说……

人与人之间为什么差距这么远, 这几年后我们三个会不会一起考上广美,未来的你会不会坚著着你对她的信念,我不知道。我不介意做你心中对她思念的投影体,我会一直听你说关于她的事情,不干涉你的决定这一项我不知道正确与否,担心起来,便是一声叹息……无论是作为初中时代很好的朋友,还是稍稍有一些逾越的感情,或是像Air里里叶说的那样亲情一般的羁绊,总是会记得你的。

就此。
2015.9.19

评论
 

© 盐月 | Powered by LOFTER